【優讀慢選】韓麗珠/陷入嗜睡前的某一天 , 生活新鮮事 , PChome Online 健康樂活
PChome健康樂活 > 生活新鮮事 > 【優讀慢選】韓麗珠/陷入嗜睡前的某一天

【優讀慢選】韓麗珠/陷入嗜睡前的某一天

【記者李嘉嘉/編輯整理】

關鍵字:優讀慢選小說

(優活健康網記者李嘉嘉/編輯整理)入夜之後,街燈和對面大廈的窗子紛紛透現出刺目的亮光,組成了憔悴的燦爛。我站在那扇窗前,要把體內那些仍然因睡眠而堅硬的部分,在龐大而陌生的夜色裡融解,但我只是看見一張無神的臉,倒映在玻璃窗子上,像一灘難以拭抹的污跡,好一陣子以後,我才想到,那是我的臉。人們總是從不同的鏡子裡反覆發現一張相同的臉,對自己說:「這是我。」從而確定,那是唯一而且不可推翻的真實。有太長的一段日子,我沒有碰到過任何形式的鏡子。

在深眠中,鏡子以一種已被我遺忘的方式呈現。

陷入嗜睡前的某一天,我走進一所符合認可資格的換臉中心,那裡的登記處只有一扇過於窄小的窗子,一個頭顱在那裡探看,她戴著口罩,只露出一雙懷疑的眼睛,我把檢驗通知書交給她,她伸出手來收下,然後迅速關上小窗。坐在沙發上的人,全都以呆滯的目光投向我,眼眶裡只有被磨光了一切的空洞,漸漸形成了一種冷峻。他們全都遵從檢驗書上的指引,沒有在蒼白的臉上施加任何粉末或胭脂、眼線或唇彩。所有的臉都裸裎著相近的平板。我坐在他們之中的一個空缺,填補剛剛進入那個房間的人留下的位置。

房間的門上張貼著「檢查室」,掩蓋著本來「診療室」的名目。更換了一個名字,就是為了讓人對相同的事物建立新的理解。我把視線從門上移開,而且嘗試忘記房間的名字。但戴著口罩的護士打開了那扇門,叫喚我,那意思是,我必須走進去。關上門後,她要我平躺在一張白色的床上,按照她的指示,擺放自己的手腳和臉面,她把一管射燈拉向我的頭部上方,光把我刺痛,我只能閉上眼睛。另一個戴著口罩的人走到我身旁,我把眼睛勉強睜開,看到他正在拿著一管黑色的筆,在我的臉上繪畫著不知名的線條,使我想到,在遠古時代,蹲在古墓裡的牆壁前作畫的人。

我的臉暫時成為一堵中立的牆壁。

他下筆果斷而熟練,不一會便完成了他想要的圖案,把黑色的筆交回護士,回到他的辦公桌前。護士示意我從床上起來,坐在醫生的對面,他交給我一面鏡,要我審察自己的面貌。他說已給我量度了眼睛的長度、眉和眼的距離、鼻子的高度、嘴唇的厚度和下巴的形狀,把我的年齡和身高輸入電腦作系統分析,然後把標準的輪廓以黑色的線勾勒在我的臉上。

「現在,你看起來比較接近恰當的人。」他端詳著我的臉皮,像在考核一幅令他滿意的畫作。「起碼,跟你剛剛走進來的時候那張臉相比,這樣的臉看起來親切多了。」我拿著他給我的鏡子,盯著他身後那面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外,那一片天空,淡灰色的,像一道委屈而稀疏的眉毛。他問我,還有沒有別的問題,我搖頭。「很好。」他說。

護士用藥棉蘸了一點清潔液,洗去我臉上的墨跡後,把我帶到另一個房間。等待領取一張蓋印的收據,證明我已完成了整個檢核的程序。沙發上並排坐著的人,臉面都呈現著一種過敏的粉紅色,就像被拘禁在一個透明的蛹裡,蓄勢待發的時候,被剝去了足以提供保護作用的外殼。沒有人知道,究竟是空氣的質素、缺乏營養的食物,還是充滿化學成分的產品,使我們的皮膚都失去了應有的抵抗能力。有些人等待那蓋印取得政府發放的生活津貼,有些人為了得到工作單位的續約,有些人要把證明交給孩子就讀的學校,有些人為了護照能順利續期。

護士高聲呼叫我的名字,聽起來,那名字彷彿屬於另一個人。

(本文摘自/韓麗珠《空臉》/聯經出版) 

網友也對以下文章有興趣: